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業態

?文化和旅游部青年干部微調研① | 從“付費型自習室”的興起看公共文化設施轉型

時間:2020-01-13 來源:中國旅游新聞網 作者:

文化和旅游部“根在基層”青年干部微調研實踐活動完成

2019年8月起,文化和旅游部直屬機關團委廣泛發動40周歲以下青年干部利用假期,開展以“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基層實踐”為主題的微調研實踐活動。活動得到部系統各單位及廣大青年的熱烈歡迎和積極參與,調研及分享交流人數達 3800人次,召開各級分享交流會130余次。各單位提交調研報告309篇,經報送單位自評、直屬機關團委委員初評、司局級評委終評,確定一等獎14篇、二等獎34篇、三等獎49篇、優秀獎89篇、優秀組織獎10個。通過微調研活動,充分調動了青年干部參與調查研究的積極性、主動性,有效提升了青年干部的腳力、眼力、腦力、筆力,更好服務新時代文化和旅游工作需要。

從今日開始,將向大家集中展示部分優秀調研成果。

文化和旅游部青年干部微調研①從“付費型自習室”的興起看公共文化設施轉型

政策法規司  吳迪

高分韓劇《請回答1988》大熱之時,片中頻繁出現的重要場景“收費自習室”便引起包括筆者在內很多國內觀眾的好奇。沒想到時隔兩三年,國內部分城市也悄然興起相似的經營業態。通過日常節假日的簡單觀察與了解,深感這一新生事物確有需求基礎、具備發展潛力,對于當前正在推進的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亦有一定啟發,值得持續關注和探究。

一、前世今生:泊來品、新業態、勢頭旺

收費模式的自習室市場主要發軔于日、韓等國,現已發展成為東亞部分國家和地區較為成熟的業態,只不過叫法上有“自習室”“自習社”“自習吧”等不同稱謂。近兩年一些國內創業者開始涉足這一領域,并在大中城市迅速“繁衍”。經對北京、山東等地的粗略調研,梳理這一業態的主要特點如下:

一是從用戶上看,消費對象定位普遍較為精準,聚焦于有考研需求的大學生群體、有學習“充電”需求的都市年輕白領群體。

二是從選址上看,北京等一線城市基本已呈“遍地開花”的趨勢,青島這樣的“強二線城市”也有至少14家,三四線城市則尚處起步階段,僅有零星分布(如威海有2家)。在城市內部,一般集中于辦公和居住集聚區內或高校附近,如北京市主要分布在人口和寫字樓最稠密的朝陽區、高校最多的海淀區。

三是從服務上看,場所內通常分為學習區域、公共區域。前者是一排排裝有隔板的格子間,分隔出獨處空間;后者配有打印復印機、飲水機、微波爐和茶水點心等,多數免費。營業時間大多持續至深夜,提供24小時服務的尚占少數。

四是從經營狀況上看,每小時平均收費10余元至50元不等,不少經營者推出包月、日卡、團購、優惠套餐等模式。為節約人力成本,有的還探索了微信預約、無人值守的經營模式。工作日白天客流量少,經營較好的店面也有至少六成的空位。而夜間、雙休日、節慶假期等旺季則經常供不應求、一座難覓。

二、存在的合理性:真“痛點” VS 假需求

經與付費型自習室消費者簡單交流,感到這一業態的方興未艾有其多層面的支撐因素,關鍵還在于切中了本就存在的社會需求。大體包括以下四個方面:

一是知識焦慮。無論是學習型社會的氛圍營造,還是一些商家對于“知識付費”觀念的刻意撩撥,客觀上都加劇了年輕群體的“能力恐慌”心理,心甘情愿為考證、學網課等學習內容掏腰包。出于保證學習效果的考慮,為自習室這樣的學習環境付費當然也不在話下。

二是供給不足。圖書館、咖啡店雖也可提供類似的服務空間,但其座位數量、服務時間遠遠無法滿足需求,而且在便利程度、安靜程度、專業服務程度等方面也難與付費型自習室相比。

三是共享需求。不同于健身房、創客空間等共享空間,付費型自習室所滿足的共享需求不是社交,而是相互映襯、相互勉勵、相互監督的學習氛圍。消費者所看重的價值在于,能夠借助這樣的特定客觀環境來屏蔽干擾,強迫或激發自己持久保持專注而高效的學習狀態。

四是跟風從眾。不可否認,確有部分消費者是基于“過把癮”的獵奇心理而偶爾光顧,用戶粘性很低。他們有的是為趕潮流,覺得花錢上自習是“自我充電”的“標配”,實則是“假裝愛學習”的虛榮心作祟;有的則是被自習室的文藝范兒所吸引,單純來拍照,以便“打卡”、發朋友圈。

三、可能存在的問題:安全、秩序、發展后勁

一是監管有空白,安全有隱患。由于是新生業態,國內還缺乏相關行業標準,監管措施尚待跟進。比如,場所選址和裝修如何保證符合消防安全要求?在無人值守的自習室,如何保障消費者的財產和人身安全?當消費者與商家就財物保管、設施質量等發生糾紛時,如何有效界定雙方權責?

二是可能扎堆上馬,出現失序競爭。因從業門檻不高、模式易于模仿,短期內有可能迅速出現盲目上馬、同質化競爭,如何防范這一過程中的無序競爭現象,有必要提前關注和研究。

三是營利持久性尚需探索,發展后勁有待觀望。為提高知曉度和打開市場,很多自習室實行1元或數元錢的低價體驗活動以吸引客源,因此當前某些客流量尚處于不穩定的嘗試性消費階段,最終營收業績還有待觀察。經了解,有的店面開業數月來仍處于虧損狀態,營利模式、利潤點仍待時間檢驗。

四、有關啟示

一是應關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之外的“定制化”需求。免費是好事,但科技作家凱文·凱利在《必然》一書提出了“比免費更好”的8種特性,如果一項產品和服務具有其中的某些特性,受眾會寧愿花錢購買;反之,對缺乏這些品質的免費產品和服務,則會敬而遠之或不加珍惜。付費型自習室的風行,其實正是在這個層面啟示我們,基本公共文化服務的免費模式具有一定局限性,在“保基本”的基礎上,也應更加注重并及時滿足多樣化、差異化、個性化甚至小眾化的文化需求,通過適當方式推動文化供給分類升級、精準輸送。

二是公共圖書館的功能轉型迫在眉睫。當前,共享經濟、平臺協同、云端存儲等趨勢,使人們不再像從前那樣重視對事物的“占有”需求,而更看重對事物的“使用”需求。因此,如何讓“使用權”變得更加便利,是未來多數產品和服務的努力方向。相較之下,路途的交通和時間成本、標記涂劃的限制、多人傳閱的衛生隱患等,已日漸成為傳統圖書館的競爭劣勢。未來圖書館的核心競爭力,注定將更多地體現在為讀者提供氛圍濃厚、服務周到的“閱讀學習環境”上。若在這方面不能做得更出色,公共圖書館地位的動搖將不是危言聳聽。以圖書流通量排名長年穩居美國第一的紐約市皇后區圖書館為例,2016財年其新讀者證注冊量同比降低40%,圖書流通量也隨之大幅下降。可以預言,公共圖書館存書借書功能的重要性將持續下滑,只有盤活現有資源、主動走向社會,轉型成為學習空間、共享空間、社區參與空間,方能再煥活力。實際上,付費型自習室以及各類書咖、繪本館、驛站等的興起,也印證了這一點。未來,公共圖書館可以與這些業態有機對接或整合,努力打造成為類似當下商業綜合體樣態的“文化綜合體”或“學習綜合體”。

三是推動付費型自習室融入文旅公共服務體系和文旅產業。為收回成本,國內付費型自習室的費用標準其實并不低,對于多數大學生、職場年輕人而言仍算是一筆不小的開銷。相關部門可以嘗試將其列入文化和旅游惠民服務項目中, 通過適當方式降低收費,調動供需雙方積極性。同時,應盡可能利用好現有的公共圖書館、社區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等場館資源,增加自習場所供給。此外,在各地大力發展“夜間經濟”的浪潮中,付費型自習室還可以作為其間的有益補充,助力夜間文化和旅游消費。 




責任編輯:徐曉

相關推薦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四虎免费影院-2020最新四虎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