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學庫

“危”中有“機”,三個旅游業態值得關注

時間:2020-02-28 來源:中國旅游報 作者:鄧昭明

當下,應靜下心來觀察這場疫情對旅游市場可能產生的影響,研判形勢,發現機會,加強學習,做好準備。本次疫情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市場心理,三個旅游業態值得關注。

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發,以“移動”“集聚”和“社交”為特點的旅游業深受重創。景區關門,酒店歇業,團費退款,節慶取消……全國旅游行業迅速跌至“冰點”。面對嚴峻局勢,文旅行業表現出了極強的大局意識和擔當意識,積極響應中央決策部署,做好疫情防控工作。已經內化為中國居民生活方式的旅游業,并不會因為一場疫情而一蹶不振。2003年抗擊“非典”的經驗告訴我們,被壓抑的需求終會在疫情過后強勢反彈,繼而回歸正常的增長軌道。而這個過程,根據有關報道,結合市場的心理適應期,可能還需要六個月到一年不等的時間。

這段不短的時間,對于大多數旅游企業來說不是個好消息,甚至可能是毀滅性的。一輪殘酷的行業洗牌在所難免,競爭力差的中小企業可能會被淘汰或收購,資源進一步向行業頭部集聚。但與此同時,旅游行業也正好有了一個思考、調整和提升的機會。正所謂,有“危”就有“機”。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當下,靜下心來觀察這場疫情對旅游市場可能產生的影響,研判形勢,發現機會,加強學習,做好準備,是正確做法。根據筆者觀察,本次疫情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市場心理,三個旅游業態值得被關注,也應當被重視。

一、醫療旅游:“健康是1,其他是0”

醫療旅游是指以醫療為主要目的的旅游形式。旅游者可根據病情、醫生的建議,選擇合適的游覽區,在旅游的同時享受健康管家服務,進行有效的健康管理,達到身心健康的目的。疫情過后,醫療旅游市場的崛起是顯而易見的。疫情用殘酷的現實讓人們重新認識到了健康的價值,“把健康比作1,事業、家庭、名譽、財富等就是1后面的0,人生圓滿全系于1的穩固。”為了防范疫情,國人紛紛開啟主動學習模式,通過網絡、電視等媒介接收各類醫療信息。在微信群內,各類關于口罩佩戴方式、病毒傳播方式、傳染病防治要領等主題的文章和視頻不斷刷屏。這些醫療衛生知識的普及實際上也在強化著人們對于健康的重視。

醫療旅游概念源自西方。經過近三四十年的高速發展,國際醫療旅游已經是一個比較成熟的旅游業態,這得益于西方國家對于健康的重視。在亞洲,日本、印度、新加坡等國也已經成為著名的醫療旅游目的地,有大量成功經驗值得借鑒。反觀國內,盡管海南、廣東、北京等地已經率先開始了探索,但總體而言,我國的醫療旅游還是一個新興產業。疫情能夠顯著推動醫療產業發展,引發人民對健康的重視,從而從供需兩側為醫療旅游的發展打下基礎和提供動力。中國旅游資源豐富,特別是中醫藥領域擁有傳統技術和廣闊市場,發展醫療旅游具有獨特優勢。

二、體育旅游:“免疫力就是競爭力”

與還在探索階段的醫療旅游不同,我國體育旅游在政策和市場的雙軌推動下,已經初具規模。2016年,國家體育總局等部門印發的《關于大力發展體育旅游的指導意見》中就明確提出,到2020年體育旅游總人數達到10億人次,占旅游總人數的15%,體育旅游總消費規模突破1萬億元。本次疫情雖然對這個目標的實現產生了暫時的抑制,但事實上暫時的抑制也為未來的“報復式增長”埋下了伏筆。

1月20日,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院士在接受采訪時指出,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暫無針對性的特效藥。這表明,面對突如其來的新病毒,醫院在短期內只能提供輔助性質的治療,防范和治愈疾病主要依賴的是人自身的免疫力。身處疫情中的網友不無道理地調侃:“原來免疫力就是競爭力。”而提升身體素質和免疫力,正是發展體育旅游的要義。

我國幅員遼闊,民族眾多,體育運動旅游資源極為豐富。各地在地貌、氣候等方面存在著很大差異,因此幾乎適合開展所有類型的體育健身活動。同時,幾乎每個地區都有獨特的體育民俗活動,如內蒙古的那達慕大會、南部地區的龍舟賽等。然而,受文化心理、教育體制、休閑習慣等復雜因素的影響,我國在全民健身和戶外運動方面一直沒有形成濃厚氛圍。尤其近些年,王者榮耀、絕地求生等現象級手游的興起,更使得年輕人(尤其是青少年)將更多的業余時間分配給了室內休閑,而非戶外運動,這不利于身體素質的提高。當下,疫情所帶來的心理壓力及對“免疫力”的渴求,有望在疫情過后讓更多的人走出房門,走到戶外,形成對體育旅游產業的強勁推力。

三、紅色旅游:發生在身邊的紅色故事

體育旅游可以“野蠻其體魄”,紅色旅游能夠“文明其精神”,二者相得益彰。發展紅色旅游的核心是以旅游為載體,通過紅色故事的講述,挖掘和提煉出故事背后的精神價值,以此教育、感染和激勵受眾。在過去的15年里,我國紅色旅游在探索中前行,內容相對聚焦于革命時期,主要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(1919—1949年)的紅色文化。實際上,紅色文化也包括發生在建設和改革時期的“正能量”人物和故事。而新時代的英雄和故事,相較革命時期而言,更能讓人感同身受。

此次疫情中涌現出了大量的英雄:從以84歲高齡再次掛帥出征的鐘南山院士,到舍生忘死堅持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,從為疫情積極組織捐款的歌手韓紅,到主動按下紅手印簽下“請戰書”的共產黨員——我們親眼見證了他們用信仰、生命和汗水書寫的新時代紅色故事。戰“疫”是一場沒有硝煙但卻貨真價實的殘酷戰爭。很多年輕人第一次意識到,原來戰爭從未遠去,任何人都沒辦法獨善其身。懷著崇高的敬意,一些人在微博留言:“哪有什么歲月靜好,只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。”伴隨著這場頓悟的,是感恩心和責任感的回歸。

筆者將當下疫情與紅色旅游相聯系,并非建議英雄們“戰斗”過的各大醫院在未來成為紅色旅游景點,而是建議重視這二者融合后可能促成的“化學反應”。在紅色旅游講解和紅色培訓中,可以提煉出共通的精神價值,對新老紅色故事進行交叉講述。例如,“顧全大局、舍命擔當”是長征精神的組成部分,而它也在戰“疫”中得到充分體現。久遠的革命歷史可能會讓某些年輕人敬而遠之,而一旦與現實相連,就會變得更加親切和真實,教育效果也能得到提升。

經典紅色故事里描述和傳遞的理想信念、革命傳統和精神價值是真實存在的。“苦不苦,想想紅軍二萬五;累不累,想想革命老前輩”這樣的俗語,就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奮進。戰“疫”精神是紅色精神在新時代的延續,戰“疫”英雄是紅色精神的踐行者和傳承者,紅色旅游要傳遞以戰“疫”英雄為代表的新時代奮斗者們所表現出的信心、力量和信仰,激勵民眾不斷跨越新的“婁山關”和“臘子口” 。

在通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長征路上,我們需要紅色精神的支撐。紅色旅游要將歷史和現實進行有機融合,凝聚成一股跨越時空的強大精神力量,形成有生命力和時代感的紅色旅游產品。這是紅色旅游與時俱進的機會,也是必須承擔的使命。

(作者單位: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)





責任編輯:何寧

相關推薦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四虎免费影院-2020最新四虎免费观看